文化資產局臺灣世界遺產潛力點
* 首頁 * 網站導覽 * 聯絡我們 *
今日瀏覽人次:1343 累計瀏覽人次:3058211 / 星期一 2021/11/29
世界遺產趨勢
臺灣潛力點
非物質遺產
世遺18
檔案下載
案例計畫
公約條款
文化資產法規
國際組織
瀕危遺產
調查研究
其他
目前瀏覽:世界遺產綜論 回列表 上一則 下一則
  • 從世界遺產中的歷史中心談起

    世界遺產雜誌02期圖.文/傅朝卿(國立成功大學建築系教授兼系主任 )

     

    從世界遺產中的歷史中心談起
     
    圖.文/傅朝卿(國立成功大學建築系教授兼系主任 )
     
     
    在世界各國的文化遺產的保存中,許多國家都是由單點建築開始,然後發展成為線性的文化資產保存或是面狀的文化資產保存。線性的文化資產以街屋為主,面狀的文化資產則以城市(city)、城鎮(town)與聚落(settlements)為主。世界上絕大多數之城市都不是在短時間內形成的,它們都是經過先民慢慢開墾聚居而成,因而城市中一定有較現代的部份,也有較傳統的街區。現代的部份是進步的象徵,傳統的街區則是根源之所在,二者同為一個都市之重要構成因子。一個都市也往往因為兼容新舊的部份而顯的多彩多姿,世界上許多著名的城鎮均是如此。
     
     
    面狀世界文化遺產個案
     
    世界文化遺產中,除了文化紀念物(monuments)、歷史場所(sites)之外,還有所謂的建築群(groups of buildings),也就是線狀及面狀文化遺產。而在已經列名的面狀世界文化遺產諸個案,則有不同的稱法。有些世界遺產強調以「歷史性」(historic),其中稱為歷史中心(historic center)者最多,包括我們熟知的澳門、維也納、義大利的西恩納(Siena)、波蘭的克拉科(cracow)及華沙與捷克泰爾奇(Telč)及布拉格等城市。也有稱為歷史性城市(historic city)或歷史城鎮(historic town),像玻利維亞的蘇克瑞(sucre)、西班牙的托雷多(Toledo)及克羅埃西亞的特羅吉爾古城(Trogir)就屬於前者,巴西的奧雷布雷多(Ouro Preto)及捷克的庫特納霍拉(Kutná Hora)即為後者。另外,也有直接以城市為名再加上歷史者,或者再強調城市特質者,分別以埃及的歷史性開羅(Historic Cairo)及法國的歷史性防禦的卡爾卡森(Historic Fortified City of Carcassonne)為代表。
     
    不過雖然同樣強調歷史性特質,歷史性城市指涉的是整體性的城市,而歷史中心經常是應用於城市發展已經超越原有中心範圍,但中心卻仍然明晰可尋的城市。當然,如果再把城市特質考慮進去,世界遺產所指涉的當然是在城市中具有某些特質的部份,像卡爾卡森被列名的部份即在其城牆所包圍的部份。另外,有些城市是以市區中歷史區成為世界遺產,像加拿大魁北克的歷史區(historic district)、智利瓦爾帕萊索(Valparaiso)的歷史區(historic quarter)及土耳其伊斯坦堡的歷史區(historic area)則分別使用了不同的字眼來指涉區的範圍。
     
    世界文化遺產中,也有強調舊(old)或是古老(ancient)的城市或城鎮,中國的麗江、英國的愛丁堡、德國的雷根斯堡(Regensburg)及西班牙的亞維拉(Avila)等在世界遺產中被稱為舊城(old town),保加利亞的內塞伯爾(Nessebar)及中國的平遙則為古城(ancient town),意涵稍有不同,古城的時間因子比舊城更突顯。有些世界遺產城市則以「舊」冠於名稱之前,如古巴的舊哈瓦那(Old Havana)及芬蘭的舊勞馬(Old Rauma)。除了上述在正式列名之名稱冠以「歷史」、「舊」或「老」的案例外,世界遺產中還有一些案例,雖然名稱上也許不見得會冠上上述的字眼,但卻是具有其特質。突尼西亞突尼斯的麥地那老城區(Medina of Tunis)、瓜地馬拉的安地瓜古城(Antigua Guatemala)德國的班堡(Town of Bamberg)多瑙河兩岸的匈牙利布達佩斯及義大利麗樹鎮阿爾貝羅貝洛的楚利建築(The Trulli of Alberobello)等都是很好的例子。突尼斯的麥地那老城區(Medina)是突尼西亞保存最好的舊市區。回教世界的Medina,其實就是城鎮,原來有高牆圍繞,內部充滿了狹窄的街道。麗樹鎮是所謂「楚利之鄉」(Merge dei Trulli)的首府。在此地區有一區特殊的鄉土建築,它們是一個個圓錐頂的民居。這些建築係以當地石灰岩片疊砌而成,完全不用灰漿黏著,牆身塗以白灰,屋頂為圓錐狀,除了錐頂塗白之外,其它中間段則保存原色。
     
     
      英國愛丁堡老城(1995年登錄世界遺產)
     
     
     
    波蘭華沙歷史中心(1980年登錄世界遺產)
     
     
     
    德國的班堡(1993年登錄世界遺產)
     
     
    《世界遺產執行運作指導方針》定義方式
     
    根據世界遺產之《世界遺產執行運作指導方針(Operational Guidelines for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World Heritage Convention)》中之定義,可以列為世界遺產之都市面狀或線狀建築群有下列三類:
    1.      已經無人居住的城鎮,但其提供了有關過去且沒有受到更動之考古證據;而這些基本上也必須滿足真實性之標準而它們之維護狀況也相當容易加以控制。
    2.      仍有人居住的歷史城鎮,而且根據其本質,已經發展,而且將會在社經與文化變遷下繼續發展,這種狀況將會使真實性的評估更加困難,而任何維護計劃也會更加會產生問題。
    3.      二十世紀的新鎮,其似是而非地擁有上述兩類的特徵,而它們原有的都市組織也清楚的可以辨識,真實性無法否定;但它們的未來則較不明確,因為其發展較不容易控制。
     
    在評估歷史城鎮或者歷史中心之重大意義時,《世界遺產執行運作指導方針》也明白指出:
    (一)在已經無人居住的城鎮之評估上,是比較容易。有關獨特性與代表性的標準也會導致在選取上著重於式樣的純度、文化紀念物的集中度與它們與歷史的關聯。零散的文化紀念物或者是一小群建築物並無法解釋一個城市的多樣與複雜。城市的遺留物應該和它們的四周的自然環境整體地被保存下來。
     
    (二)有人居住的歷史城鎮,有極大之困難度;因為其都市組織相當地脆弱而其周圍的環境也已經都市化,要滿足作為文化遺產的條件,這些歷史城鎮必須在建築特色上可以指認,而不能只從它們過去所扮演的角色之心智層面來思考,要滿足作為文化遺產,其空間組織、構造物、材料與形式,與反映文明上都要有必要的條件。
    1.          城鎮是某一個特殊時代的代表,而其幾乎全部被保存下來,且保持大部分地區沒有受到後來發展之影響,基本上是整個城鎮與其周邊之環境必須被加以保護。
    2.          延續某些特徵演化之城鎮,而且在一種特殊的自然環境中被保存;空間組織與構造物在歷史上是連續時期的代表,這種情況,很清楚被定義的歷史部分將比當代環境更為重要。
    3.          歷史中心,其涵蓋與古代城鎮完全一樣的範圍,而現在則被包被於現代城市之中。在此情況下必須在最廣泛的歷史面向下決定資產確切的界線,並且對直接緊鄰的周遭做適切的安排。
    4.          區塊、地區或被孤立的單元,其甚至是在存留下來的殘留狀態,但可提供一個已經消失歷史城鎮特色的一致性的證物。在這種情況下,存留的地區與建築應該可以作為先前整體的驗證。
     
    另一方面,歷史中心與歷史地區只有在包含有大量具有紀念重要性(monumental importance)並且對於特殊城鎮之特徵提供了直接的指引,對於將一個都市組織已經不容易辨識地區之幾處孤立的建築或不相關的建築作為歷史中心的概念,世界遺產並不鼓勵。至於二十世紀的新鎮,只有在非常特殊的情況下,才可能成為整體性的世界遺產。
     
    在面狀文化遺產的歷史城鎮傳統街巷中,現代人不僅可以尋根,欣賞傳統建築之美,更可體驗充滿人性尺度之空間形態,了解城市之真正意涵,這些都是現代都市中所欠缺的經驗與元素。現代人為了追尋傳統街巷中所遺落之許多優點,為了彌補生活環境人性與根源之失落,因而在1970年代以後建立了不少樣板式的民俗村或民俗公園。事實上,在人類生活之環境中往往就存在著許多深具各種價值之歷史城鎮傳統街巷,現代人捨近求遠,捨真求假之現象有時真叫人深思。建築文化資產的保存,只靠單點式的古蹟是不夠的,線性及面狀的建築文化資產的保存與維護是必須努力的目標。
     
     
     
    西班牙歷史名城托雷多(1986年登錄世界遺產)
     
     
    結語

    在國外,歷史城鎮傳統街巷因為它們之歷史意義與空間形態,往往成為當地吸引大量觀光客之資源。相對於以車為主要考量之筆直大馬路,曲折蜿蜒之傳統街巷所散發出來之媚力與位處於其中的傳統商業行為是生動且具有人性的。許多歷史城鎮、傳統城鎮更是舉世聞名,每年吸引著千千萬萬慕名前去的訪客。傳統街巷帶來無數觀光上的經濟效應。由於歷史是人類生活的寫照,而傳統街巷是人類都市文明的根源,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西方國家在極力發展現代建築進而使整個生活環境產生疏離感及無根性之後,紛紛開始重視傳統街巷在人類生活空間上的意義。反觀台灣近幾年來毫無反思的建設,幾乎快要摧毀所有的傳統街巷。曾有人說過,當一個人找不到他童年生活的故鄉時將會產生極端的失落感。傳統街巷之保存或許會損及某些眼前的利益,但是對於下一代文化歷史感的連續卻有著正面的功能。歷史城鎮老舊的傳統街巷仍然可以修補,刻意毀棄傳統街巷將是替自己的文化斷根,孰輕孰重,現代人不可不三思而後行。世界文化遺產中的歷史性城市、歷史區、歷史中心、舊城、老城或其他名稱的面狀遺產,都值得我們學習與深思。